Sharan.W

推三阻四拖延症,搞七捻八瞎摸鱼。一只大写的没有梦想的咸鱼。

最近超喜欢的一首歌
IDon't Mind If You Don't Mind

感同身受

【JW2】怪物的小公主05

暴虐迅猛龙Indoraptor/小女孩梅茜

前情 01 02 03 04 

-------------------------------------------------------------------

那场拍卖会,以及那个愚蠢的雇佣兵,确确实实帮助Indoraptor获得了自由,但它不知道该去哪里。这个时候的它被各种欲望充斥着,它需要一场杀戮,来宣泄13年的压抑。他们恐惧我,我是他们造出来的噩梦,他们应该恐惧我。

它追逐着某种熟悉的气息,从地下一路上来,穿过恐龙展厅。那些作古的庞然大物们安静地望着这个鲜活的后辈。它的后爪踩在木制的地板上,指节不由自主地敲击着地板,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像是某种倒计时。

你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它匐下身,使劲地嗅着,那是一种干燥的、温暖的,带着阳光意味的气息。

小女孩尖叫的声音吸引了它的注意,它不需要什么特定的目标,任何东西都可以,只要是一个足以让它追逐的东西。

 

梅茜躲在壁炉上小小的隔间里,她顺着管道向上爬,她从未如此害怕过,死亡像是地底爆炸的热浪向她扑来,她只能咬着牙往上爬,不能停歇,她不知道要躲到哪里去,这个世界上没有安全的地方。

她爬回了自己的房间。木制的门并不安全,她知道,但是她只能龟缩在这里,这方天地给了她仅有的一点点安全感,及其微薄,不过聊胜于无。可怜的小姑娘蜷缩在被子里,恐惧烧干了她的眼泪,她只能将自己用尽全力塞进被子里,瑟瑟发抖着祈求梦中的守护神会庇佑她。

就像10岁生日的那一晚。

她看见巨大的恐龙剪影倒映在墙上,恐惧给了她一种迷幻的错觉,她分不清来的究竟是地下跑出来的那只怪物,还是自己梦中的守护神。

“咔哒。”窗户开了,梅茜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Indoraptor找到了那气味的来源,它笨拙地钻进窗户,用爪子从被子上一点点捋过去,温暖的感觉从前爪上传过来,让它惊叹且好奇,那种温暖像是一把诡谲的钥匙,打开了它最初斑错的记忆:关于欢笑,关于柔软,关于漫长的等待。

我的小公主,它努力地克制自己,从来未有这样感受到这副身躯的笨拙与危险。它想卧在小公主的身边,贴着温暖的皮肤,然后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这样一星点的温度,贯穿了漫长难挨的岁月,足以温暖它整个冰冷的生命。

 

然后枪响了,他看到小公主飞快地跑到另一个人类的身后,她走的那么快,就像是之前在地下室里一样,像是8年前她离开时一样,像是12年前她离开时一样。Indoraptor觉得自己皮甲上的那一点点温度,还没来得及渗进肉里,就已经冷却了。

它觉得荒诞,它要求的只有那么一点点温暖,人类却吝啬至此。他们希望它表现得像个野兽,它应该要杀人,要用它尖利的牙齿刺进肉里面,呼哧呼哧地牵扯出内脏,然后再追逐下一个,像一条不知疲倦的疯狗追着肉跑那样。是的,他们期待它这样,即使它现在表现得克制而友好,他们也会在内心里期待它这样。

因为在他们浅薄的大脑中,它就应该这样。

它几乎是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拥抱天性的感觉是那样轻松。服从指令、应激、咆哮与技巧性的捕猎,那些不能代表智慧,但可以代表它。这只活着的怪物走在那条狭窄的房梁上,下面就是那群死了的怪物,它要走得那么小心翼翼,才不至于沦为它们中的一员。

直到那头迅猛龙把它撞了下去。

三角龙的头骨刺进它的身体里,它在流血,它感觉是如此的冷。

但是它的小公主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洋娃娃了。

 

梅茜坐在电脑前发愣。

她想起她梦中的守护神,那只巨大的生物,金色眼睛像是流动的蜂蜜,那里面燃起过明亮的火焰,让她忍不住想去亲吻。

那不是梦境。

是在这个冰冷而隔绝的世界里,真的有过这样瑰丽而壮美的造物

向她低下高傲的头颅

给了她全部的爱与温柔

 

----------------------------HE的分割线---------------------------------

 

Indoraptor合上那本《一千零一只恐龙》

——好了,小公主,故事讲完了,你也该睡觉了。

——可我还想再听一个

——听话,乖乖睡觉,不然我就要出去吃人了

——哦

梅茜仰起头吻了吻那只金色的眼睛,然后滑进被子里,捂着脸咯咯笑着,不一会儿,平缓的呼噜声就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Indoraptor低着头看了她一会,艰难的把半个身躯蜷起来,期间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它不得不僵硬地顿住——它不能再把这张也弄塌。


【JW2】怪物的小公主04

暴虐迅猛龙Indoraptor/小女孩梅茜

前情 01 02 03

----------------------------------------------------------------------

2015年的冬天冷得令人发指,大片雪花簌簌地落下,整座城堡被包裹在厚厚的积雪里。侏罗纪世界的噩耗传到了城堡里,梅茜的侏罗纪世界计划不得不搁浅了。她窝在被子里睡不着,窗帘没有被拉上,雪花飞扬的影子借着月光映在墙上。还有几分钟她就10岁了,这一夜无比漫长,终于到了零点,梅茜“嗖”地一下从床上爬起来。

我10岁了,她想,我要先许个愿望,这个愿望会特别灵,因为没有人知道,只有小仙女会听到这个愿望。她对窗外的月光,闭上眼睛合起手,雪花纷纷扬扬从窗前飞过,留下斑斑点点的影子在梅茜的脸上掠过。

亲爱的小仙女,希望有一天,我要见到梦中的守护神,我可以躺在它怀里,亲吻它金色的眼睛。

刚许完这个愿望,梅茜就裹着被子笑了起来,她又一头栽进枕头里,把被子蒙在头上,像只迷你的似鸟龙。

“晚安,”她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地说,“今晚你也要来我的梦里。”

 

Indoraptor的训练进行得有条不紊,他们后来又加了些激素,让这只恐龙更加亢奋,它在大多数时间要对付自己愈发频繁的暴怒。吴博士现在终于有时间整天地作弄它,这位疯狂的科学家执着于造出一头顶级的掠食者,Indoraptor从来都没有让他真正满意过。这几年他们开始训练它对红外射线的反射,一旦它没有做出足够大的反应,等待它的就将是一针令它暴怒的药物。

现在它已经差不多成年了,小公主再也没有出现过,迅猛龙似乎有些明白了,小公主不会再回来了。它觉得有些失望,有时候几乎就想要放弃,将自己交给那个暴戾又嗜血的天性。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它趴在地上,觉得那股令它愤怒的感觉又冲了上来,它仅有的一点点平静与理智仿佛惊涛骇浪里的一叶小舟,饥饿与欲望的巨浪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它。它感到累,也感到这种挣扎与坚守毫无意义。

我太累了,它想,我想好好睡一觉,好好地,再也不想醒过来了。

对于吴博士来讲,从某一天开始,Indoraptor的情况终于开始好转。这头怪物很快展现出了不输D-Rax的残暴和所谓的高智商,地下实验室里开始经常传出令人胆颤的咆哮声。人类这种生物真的很奇怪,在某一次Indoraptor将研究员骗进笼子里并差点吃掉他时,吴博士的兴奋几乎到达了顶点,他们不懂得恐惧,执着于追求可以毁灭他们自身的暴力。

真的时非常奇怪,不过现在的Indoraptor已经懒得去思考这些了。

它的激素水平很高,但这不影响它觉得冷,那种冷仿佛是它自身散发出来的,它的皮甲越来越厚实,密不透风,把寒气全都郁结在了血肉里。有时候它躺在牢笼里,半夜醒来,被自己的骨头冻得瑟瑟发抖。

 

侏罗纪世界的灾难之后,本杰明的身体仿佛突然垮掉了。梅茜很少能见到他了,更多的时候,她只能见到艾瑞丝和米尔斯。

“艾瑞丝,”她们穿过恐龙展厅的时候,梅茜突然出声,“外公很爱我的妈妈吗?”

年迈的女仆被她吓了一大跳,她在恐龙展厅的时候似乎非常容易受到惊吓。她回过头去看女孩,那双金棕色的眼睛让她颇为毛骨悚然。

“当然了,孩子。”

“那为什么,”梅茜慢吞吞地问,

“我们的家里,没有一张母亲的照片?”

这一次,她终于看清楚了女仆眼里的神情。

她在害怕我,梅茜想,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呢?他们都是这样,米尔斯总以为我还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他们既害怕我,又轻视我,好像我既可怕又微不足道。

 

Indoraptor13岁的时候,它的训练已经彻底完成,就等着在拍卖会上压轴出场。现在的迅猛龙已经成了一头真正的怪物,它被饥饿与狩猎的欲望填满,随时准备要撕咬并且饱餐一顿。

同样是这一年,梅茜终于发现了米尔斯的秘密,她偷溜到了地下实验室,尽管她已经全然忘记了这里。小仙女终于要满足她10岁的那个愿望,领着她往里面走,再往里面走,走到那个最幽深且黑暗的牢笼。

等待她的是一头野兽。

迅猛龙最终绝望地发现,在那么长的与天性的妥协后,它已经不能很好地克制自己。它从小公主的身上,嗅到了久违的温暖,还有熟悉的,血肉的气息,食物的气息。它只能看着小公主尖叫着跑开,然后听到她质问米尔斯:

“那是什么?”

Indoraptor觉得自己已经不怎么能感觉到冷了,它仿佛被冻透了,冻僵了。


【JW2】怪物的小公主03

暴虐迅猛龙Indoraptor/小女孩梅茜

前情 01 02 

-------------------------------------------------------------

梅茜过完5岁生日后就再也没去过地下室了,她说起恐龙的事情,米尔斯会告诉她,那只是一个梦。一开始,她会激烈地辩解,那些真实至此的事,怎么会是梦境;后来,1年也好,2年也好,她的记忆渐渐模糊起来,她和米尔斯说这些事情,米尔斯总能找到一些故事或是很好的解释,她终于开始面对现实,那只巨大而温顺的恐龙只是一个梦。

“我亲爱的小公主,你看,你形容的恐龙根本不存在。”米尔斯很少向她发怒,他总是温和地摸着她的头顶,“没有这种恐龙的,你只是在梦境里把几只恐龙拼凑在了一起——

——你喜欢恐爪龙,对吗?”

梅茜点点头,但是还是不像,她梦里的那只更加巨大,有着蜂蜜一样剔透的眼睛,在微弱的光下像是远古的琥珀,封存着千万年的时光。

艾瑞丝过来要领着她去睡觉了,她们穿过恐龙骨架的展厅,远古巨兽们的头骨在昏绰的灯光下投射出巨大充实的剪影,梅茜向前走着,那些影子随着她位置的变化而拉长或是移动,恐龙们仿佛在午夜时分都活了过来。

她无端害怕起来,好似随着人的成长,恐惧的种子就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迸发萌芽,然后攀爬生长,将一个人牢牢困在里面。

 

Indoraptor在牢笼里等了很久,它已经感觉出这次的等待太久了。牢笼里面很冷,它不应该怕冷的,但它还是觉得冷,这种冷是死寂而无聊。在它7岁多的时候,造物主终于忍受不了它这样无所事事。或许是侏罗纪世界的完成给了吴博士足够多的时间,又或许是D-Rex的成功让他有了新的灵感,他终于想起来了地下这只快要发霉的迅猛龙。

它的训练开始了,他算是聪明,但却很少能让吴博士满意——他们希望看到一只紧绷的、充满狩猎欲望的怪物。人类是最没有同理心的动物,他们很少能感知到思考和情绪,服从指令、应激、咆哮与技巧性的捕猎,都不能代表智慧。但是人们想看到的仅仅只是这些,他们想看一场刺激的、爆发式的表演,想看痛苦和疾呼、尖叫与大笑,而不用在意这些是否合时宜。

起初他们饿了Indoraptor几天,它几乎觉得某种生理上的本能摧垮了它的思考,那一段时间它的身体里充满了捕猎的渴望,它太饿了,饿到只剩下欲望和暴戾,饿到不在乎什么温暖,它几乎被饿出一种恐慌。

——我的小公主这个时候过来了怎么办。

天性和某种反天性的东西在它的身体里对撞,当那只山羊被扔进牢笼的时候,它一瞬间就屈服了天性,它冲上前去,没有给这只可怜的动物一点反应的机会,它的牙现在坚硬到可以把羊骨头咬碎,鲜血也好,骨髓也好,还是其他什么,飞溅得到处都是。那群人欢呼着赞叹着看它捕猎,而它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它只在乎它的猎物。

 

在梅茜8岁那年,本杰明给她讲了足够多的关于恐龙的故事,他把自己的琥珀手杖给女孩看,梅茜看着琥珀里的昆虫。就是这样一块石头,因为一滴没有消化完的血液,把亿万年前的生灵们带到了今天。

神奇的科技,女孩心想,就好像昨日重现,那些过去的灾厄和死亡都不存在了

“亲爱的外公,我想去侏罗纪世界看看好嘛?”

本杰明看着自己的孙女,和自己女儿一模一样的孙女。她还是有些苍白了,本杰明心想,她应该出去走走,晒晒太阳,更健康一点,才能更像原来的她。但是这个女孩的身体又有些虚弱,让他充满担忧。

“再等两年,好吗?再等等……”

梅茜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本杰明却已经不理会她了。外公又开始翻看那本旧相册,艾瑞丝走进来,把女孩领了出去。梅茜站在门口地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她看见本杰明也在看她,又不像是在看她。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却又越过了她,仿佛她是一个透明的人。她看到外公眼里的落寞,那种落寞似乎是因她而起,又似乎被她缓解,但她却没有办法治愈他。


【JW2】怪物的小公主02

暴虐迅猛龙Indoraptor/小女孩梅茜

前情  01

----------------------------------------------------------------

因为侏罗纪世界项目的展开,吴博士并不总是待在实验室里。研究员们对Indoraptor的责任还仅仅是养大它,这个责任研究员们完成得很好,4岁的迅猛龙已经被关进了地底最里面的那间牢笼,它长得太快了,已经是个庞然大物。

梅茜在4岁这一年身体状况好了许多,这2年里她和Indoraptor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只要不带上玩偶,迅猛龙总是在她到来的时候显得异常安静。

“我的小公主,到了检查的时间了。”它听到米尔斯的声音,它从米尔斯和梅茜的对话里学到很多,比如它心爱的小女孩,有时候他们会叫她小公主,然后在背地里喊她小怪物。

小公主,小公主,它反复咕哝着这个称呼,然后在黑暗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我去看点其他的东西,待在这儿,不要乱走,明白吗?”

梅茜总是一副乖巧的样子,然后趁大家都不注意——大家都很忙,反正也没有人关注她,偷偷溜到地下室的最里面。那里有一只属于她的恐龙,像是某种悲情的怪物,被锁在牢笼里面。她和米尔斯提到过一次,以米尔斯歇斯底里的愤怒作为终结,她不得不保证自己不会再去那间牢笼。

现在她又站在铁栅栏前面,那头恐龙温驯地伏在地上休息,只留一双橙黄色地眼睛望着她。

2年了,和Indoraptor比起来梅茜还是没怎么长大,可以轻而易举地钻过铁栅栏。迅猛龙已经渐渐明白了人类只能长那么大,它的小公主永远都会这么柔软又娇弱,需要它万分小心才不会伤害到她。

4岁的孩子对恐惧还没什么概念,她看到弯刀一样的爪子会感到好奇,而恐龙巨大的嘴和牙齿可以让她发出赞叹。她钻到迅猛龙的身边,用手去摸它光滑坚硬的鳞甲,这头凶兽像食草动物一样温顺地趴伏在地上任她抚摸。

然后她蹬着腿爬到迅猛龙的背上,骑在它的脖子上,Indoraptor只能拱着脖子站起身来在狭仄的牢房里来回踱步,这个姿势让它看上去像是老母鸡一样蠢,但是可以让它头上作威作福的小公主满意。梅茜骑在恐龙的脖颈上玩骑大马的游戏,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笑声,然后迅猛龙会回应她一连串呼噜声。

等她玩累了就骑在迅猛龙的头上,扒拉着它的牙齿和嘴边,这个时候迅猛龙就会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其间甩一甩自己的尾巴。

这一天梅茜玩得出奇得开心,她最后靠在迅猛龙小山一样的身躯旁睡着了。Indoraptor静静地看着她,然后笨拙地收回尾巴,像条狗一样,把自己的身子卷成一个小窝,小公主睡在里面睡得很香,人类的体温似乎有着不可思议的穿透力,可以透过皮肤,透过它的厚实的皮甲,传到它的身体里,温暖它冰冷的骨头。

尽管梅茜只睡了一会就醒了,但她已经迟到了很久,她几乎可以想象米尔斯是如何地暴怒。她匆匆告别了恐龙,慌忙向外跑。

Indoraptor安静地卧着,瞬膜遮住了大半多的眼睛,这样可以让人以为它还在睡着。我接下来要等多久?三个月?四个月?还是半年?它想着,无所谓了,它已经习惯了,只要小公主还会回来就好。

但是这一等,是8年多。


【JW2】怪物的小公主01

满足我自己的脑洞

暴虐迅猛龙Indoraptor和小女孩的故事

估计会很短,有很多私设

文中提到的迅猛龙一般都是指Indoraptor

----------------------------------------------------------------

我亲爱的小公主

我曾拥抱过你

我曾亲吻过你

我爱你

在我荒诞而短暂的一生,绝望的每一天里

 

经历了一切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梅茜终于鼓起勇气去那间地下实验室,整理自己5岁前的资料,面对自己被创造出的全部过程。

她点开一份Indoraptor的监控存档,看到那间漆黑的牢笼里,小女孩静静地蜷缩在那头怪物的怀里。

 

01.

2005年的冬天,洛克伍德家族的小女孩出生在城堡的地下室,既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安置她的床位,边上还安置了一头刚出生的迅猛龙。

Indoraptor,是的,那头怪物的名字在出生前就已经定好了,它好奇地看着这个哭唧唧的肉团子。他们都还很小,皮肤也很薄,人类温热的体温让它惊叹,于是它又使劲地向小婴儿挪了挪,那种温暖的感觉使他舒服得眯起眼睛。很快,研究员就把它抱进了培育箱,他隔着玻璃,看到另一个人把这个小肉球抱走了。

但这次离别没有任何意味,梅茜在一岁前是地下实验室的常客,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频繁地检查。那个时候她已经可以说不少单词,她和研究员们的说的第一句话是关于那头迅猛龙的——小女孩指着玻璃箱子问:“这是什么?”

研究员们只会不耐烦地告诉她一个单词:Indoraptor

对于一个一岁的小女孩来说,这个词还太长太曲折。

“In……do……ra……do……doll!doll!”她咯咯笑起来,选了个最熟悉的词。没有人纠正她,在这里没有一个成年人有闲心陪一个小女孩把暴虐迅猛龙的拼法读对,就由着她每天在实验室里冲着小怪物喊洋娃娃。

那个时候小怪物的牙还没有长好,梅茜可以在研究员把迅猛龙拿出来的时候凑近了看它,它还有个迷你的篱笆围场可以自由地蹦蹦跳跳,小女孩喜欢这只洋娃娃,她会趁着研究员不注意偷偷抚摸迅猛龙日渐光滑的鳞皮,然后迅猛龙会发出咕咕的声音并且享受地闭上眼睛。

Indoraptor是很有些喜欢这个小肉团子的,它会在梅茜发出笑声的时候跟着发出呼噜声,它远没有把她和食物联系在一起,这个孩子在自己都不知情的状况下教会了这头野兽关于人类的一切。关于小女孩的记忆是温暖的,轻柔的,她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洋娃娃,尽管野兽的脑袋里对这个词没有任何理解。

梅茜在1岁之后就很少待在实验室了,除了定期的体检,她可以不用待在这片不见天日的空间。本杰明,她的外公,将她带进了城堡那间恐龙展厅,巨大的骨架和标本震撼了她,史前巨兽和侏罗纪公园的故事,这一切远远超过了地下的那只小蜥蜴,她对实验室的印象本就浅薄得可怜,到了2岁的时候,她已经不太记得实验室的一切了。

 

然而在2岁多的时候,梅茜生了一场病,这场病来得气势汹汹,本杰明不得不把她送回实验室接受治疗。

2岁的Indoraptor已经和成年人差不多高了,研究员们把它装进了铁笼子。它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女孩了,它一直记得那种温暖的感觉,实验室的研究员们远称不上温暖,带着消毒水味道的橡胶手套更比不上干燥柔软的皮肤。

小女孩走进实验室的那一刻迅猛龙就站了起来,它黄澄澄的眼睛盯着小女孩,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仿佛是从美梦中走出来。

一年多的时间都过去了,梅茜已经全然记不得它了,但她对这只动物似乎有着天生的亲切感,她把自己的毛绒玩偶递到迅猛龙的面前:“给你,这个是我的洋娃娃。”

Indoraptor从未如此失控过,它疯狂地撞击着铁笼子,尖利的爪子扒在笼子上仿佛要撕碎一切。它冲着所有人尖啸着,像是要把心脏呕出来那样疯癫。那个时候它的皮肤还远没有后来那么坚实,温凉的血液顺着金色的纹路淌了下来,而迅猛龙还在不断地用破败不堪的皮肉撞击着铁栅栏。。

吴博士冲着米尔斯怒吼:“把你的小怪物拿远点!”

而他自己的那头怪物则只能待在笼子里,绝望地看着小女孩拿着新的洋娃娃越走越远。

直到它再也看不见她。


我的喜欢总是受尽自尊的折磨

暗戳戳说一句,喜欢一个人真难受